登录×
电子邮件/用户名
密码
记住我

为您推荐

职业生涯

如何在职业中保持朝气?

乌维比纳内:职业倦怠是一种警告,说明你当前的工作模式或环境对你不利。寻求帮助通常很难,但作出改变是至关重要的。

在我们职业生涯的某个阶段,很多人都会遇到工作相关的压力,令我们难以应对。可是,我们怎样能知道自己正遭遇职业倦怠(burnout),又该如何应对呢?

倦怠不是一般的萎靡不振那种感觉,不是靠做些瑜伽、使用一个冥想应用软件,或者在阳光灿烂的地方歇一周就能解决的。它有三个关键的症状,即:排山倒海的疲惫感;由怀疑一切和冷漠感所带来的一种低效的感受;以及在工作中缺乏成就感。它不仅仅是一种不满意的感觉。它是对慢性压力的一种长期反应,可导致生病、高血压甚至抑郁症。

在2019年初盛传于网络的一篇热文中,BuzzFeed撰稿人安妮•海伦•彼得森(Anne Helen Petersen)解释了她所属的千禧一代是如何成为“倦怠一代”的。她将其描述为一种不可避免的情况:从童年起,我们就被教导要让我们生活的每一部分都“尽善尽美”,以获得成功。

她写道,“我们负债累累,工作时间更长、打多份工,工资却更低、饭碗也更不牢靠,难以过上与父母辈相同标准的生活,心理和身体状态都岌岌可危,而同时又被告知,只要我们再加把劲工作,精英主义就会回报我们,我们便会开始过上幸福的生活。“

千禧一代承受着巨大压力。他们面临着充满挑战的经济环境和艰难的就业市场,这迫使他们中很多人成为“租房一代”或“寄居父母家的一代”。外界不仅期望你拥有令人艳羡的工作和个人品牌,还期望你利用每个机会在社交媒体中积极推广它,从而带动了网络上不断的攀比和竞争。我们对成功有着永不知足的渴望;我们想要一切,而当我们得到时,却仍想追寻更多——就这样我们一直在努力。

再加上网络时代工作随时随地的无情压榨,产生职业倦怠的条件已完美具备。

现年24岁的丹妮•尼科尔斯(Dani Nicholls)是一名自由职业的数字创意顾问,她在经历过令她“完全心力交瘁甚至生病”的严重倦怠之后,作出了从供职的科技初创公司离职的决定。

她说:“去年圣诞,我到了完全倦怠的地步,我感到抑郁;无法停止哭泣。“看起来似乎很有吸引力的办公室福利——例如免费咖啡和瑜伽课程——是办公室文化的一部分,美化了长达14小时的工作日。尼古尔斯会在周末以及跨越不同时区回复电子邮件和WhatsApp的即时消息。

“当我已经表达过自己正在生病并已申报过休假,可首席执行官仍在圣诞前夜给我发消息的时候,我意识到是时候离开了。我当时在休假,而且我病了,可他们纠缠不休非让我起来参加电话会议。“

千禧一代或许能识别倦怠——并愿意谈论它——但这种现象影响着各个年龄段的无数人。2018年心理健康基金会(Mental Health Foundation)在全英范围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,逾4500名受访成年人中,有近四分之三(74%)的人都曾在过去一年中某个时刻感到过令他们“不堪重负或无法应对”的巨大压力。

澳大利亚迪肯大学(Deakin University)组织心理学教授迈克尔•莱特(Michael Leiter)正研究关于倦怠的课题。他说:“职业倦怠的主要原因是,人们想要的工作状态与实际的工作状态不匹配。这种不匹配可能涉及工作量、自主权、奖励和(或)认可机制、你与其他人的互动方式,或是工作中的正义或公平度。核心价值观的不匹配——做一份你无动于衷甚至怀有敌意的工作,会导致职业倦怠。“

版权声明: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,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,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,侵权必究。

读者评论

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,部分评论会被选进《读者有话说》栏目。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。
用户名
密码
设置字号×
最小
较小
默认
较大
最大
分享×